2020
11.12

香蕉app2020

  今年是夏衍先生诞辰120周年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特别策划“剧场的耳朵”夏衍文选特辑,特邀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十位演员用声音演绎重现十篇经典文选,以致敬这位具有杰出贡献的艺术家。
▾ 点击收听 ▾
乐水
——文艺工作者与社会
(节选)
作者:夏衍
朗读:沈磊
文艺工作者,必然的是“知识分子”,而知性的知识分子,本来就应该是富于社会性的。在这一点,我以为孔夫子说得最对,他说: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”,意思是说仁者要有山一般的不可撼的品格,而智者则要有水一般的柔软性,贯彻力和吸收性。这几种性格,是一个知识分子尤其是文艺工作者所必备的条件,所以我以为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应该“乐水”!
水的第一个特性是能够适应环境,在任何环境情状之下,它都能够存在,用圆的器具盛之则成圆,方的器具盛之则成方,这还是外形上的问题,水的真实的“可适应性”,还不止此,例如把温度升高,它可以化为蒸气,温度降低,自然地恢复到液体,再加冷却,变成冰块,外温上升,它又恢复到原有的形态,惟其因为它具有这种特大的可适应性,所以才能自宇宙之大,到苍蝇之微,何处何物里面,无不有水的存在,换句话说就是它能够深入一切。水不仅存在在物的外表,而且存在于物的里层,最明显的例子,我们人类的身体,不论是血是肉,里面最大的构成部分还是水分,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,对于社会要像水一般的能够深入,要深入,第一个条件就是要能够应顺客观条件,适合环境。
在中国,尤其是在中国的文人,对于改变自己的性癖而去应顺环境这件事,都是看做对于环境的屈服,而发生反感,但我以为这是一种错觉和偏见。依旧拿水来做例子,水可以适应任何环境,但他决不“变质”,为清泉、为浊流,为有机物中的水分,乃至为结晶物中的结晶水,不论在任何形态,水可以普遍而深入地存在,但是水之为水,决不改变,换言之,它不论存在什么物质里面,绝不起化学作用,使他氢氧二元素分开,而变成别一种东西,水的氢氧二元素结合力之强,在化合物中罕出其右,不论加什么药剂,决不能使之分解,就是说,它本身结合,非常强固,因为本身强固,不为外物所动,所以应顺环境,深入任何物质里层,也不会受所处环境影响,而改变它的本质。因此,文艺作家“乐水”,适应环境,并不一定要放弃自己的主张,改变自己的本心。只有自己不坚固,没有操守,那么一人不良社会就会改变初衷,做一个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,主要的条件是信仰要坚固,生活要圆转,也可以说,质要硬,形要软,质硬则不论在怎样环境都可以处,可以耐,可以顶住,可以不受影响,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和水一样的维持本性,而作坚韧的奋斗,形软则在任何环境都可适应,都可存在,都可深入。
提到水的质的坚,带便还可以说一说它的贯彻力的伟大。水具有一种不怕任何阻碍而非达到一定目的不可的特性。譬如江河,它一定要向东流,非达于海不可,为着要达到入海的目的,它不避一切艰难,不怕任何险阻,也不择任何途径,从高山透过岩石,透过沙泥,或者走小小的溪流,或者走广阔的江河,江河不通的时候曲曲折折的经过溪流,溪流不通的时候他可以潜入地下。在可以奔放的时候它会变成千钧之势的瀑布和海潮,但在不容许他畅流的时候,它也可以默默地成为地下水,不为人注意地向东流去,这种适应性,这种贯彻力,这种韧性作风,也是一个文艺工作者所该“乐”的事情。
一九四〇年

朗读者:沈磊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
打开喜马拉雅、荔枝FM、网易云音乐APP
搜索“上海话剧艺术中心”
我们和你一起聆听剧场的声音

  聆听往期节目

  
上海话剧艺术中心“剧场的耳朵”
喜马拉雅、荔枝、网易云音乐均已上线
新浪微博:@上海话剧艺术中心
原标题:《纪念夏衍诞辰120周年

   《乐水》文艺工作者与社会》